因為有「心」才會亂。

 

已分不清是「我執」還是「思維有誤」。

 

問「心」

「心」覺得方向需要修正,

大家不說話,你也只能順著水流走。

 

在池子太久,不知道海的燎闊,

只知道石斑魚是池子中最大的,

那知還有更大的鯨魚在海中。

 

一日不小心走入大海,
看到還有廣闊的天空。
回頭和池水的伙伴說。
結果
.…

 

「心」開始寂寞。

 

想突破,就需要打破堤覇,需要力量。

想借力量?力量在那?

 

或許海上可能會碰到暴風、汙染、可能會……

但最少還有一線機會,不會被全撈走。

 

自已隨時都可以走,

但不甘心是伙伴還在池中。

全站熱搜

下港人 編輯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